不用充vip的app

  /  标签:

♂? ,,

..,最快更新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最新章节!

雅思琦的疑问一出口,皇上立即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只是怎么跟她说才好呢?雅思琦办事一向稳重所以颇得他的信赖,然而其中牵扯到了冰凝,牵扯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他又拿不准是否可以向雅思琦和盘托出。雅思琦再是大度再是办事有分寸,归根到底,她终究是个女人。

女人的心思既细腻也微妙,女人之间的关系也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有利益也有冲突,皇上当然知道其中暗藏的汹涌波涛。现在他与冰凝的关系简直就是如履薄冰,不知道哪一块是最脆弱的,或者说每一块冰都是极其脆弱不堪,用手碰一下都是坍塌掉整片整片的冰羰,因此他不想再冒险,不想因为一丁点儿的失误造成两个人之间永远都无法挽回的结局。

“是皇后,也是主子,奴才该怎么调教就怎么调教,只是顾忌一下她的脸面,别让她难堪就好,若是哪天那个奴才真的犯了什么大事,也要先问了朕再处置,切不可先斩后奏。”

皇上这番话说得是似轻又重,似重又轻,雅思琦一贯很会察颜观色,听了他这番话心中自是了然,所谓的“她”自然是指天仙妹妹,也就是说,表面上不要做得太过份,让别人看出来对翠珠额外偏袒,引发其它奴才的不满,但是在私底下还是要手下留情,出了大事必须要先请示才可行动,不过话说回来了,女人能有什么大事?无非他还是不放心她这个皇后,担心她公报私仇,于是直接剥夺了她的处置权,只是说得好听一些,避免惹她反感罢了。

有了如此明确的圣旨,雅思琦心中总算是吃下一颗定心丸,于是不敢太多耽搁他的宝贵时间,又将这两天后宫中的大事捡重要的禀告一番就赶快退了下去。

这边与雅思琦说妥,那边皇上就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先是批驳了十四阿哥的这道奏折,同时下发一道圣旨,宣杨氏进宫当差,并派出大内高手直接奔赴遵化将翠珠带回京城带进了长春宫。

皇上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完出乎十四阿哥的意料之外,将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于是眼睁睁地看着翠珠被亲兵带走,却是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按照他之前的打算,在等皇上批复奏折的时候,十四阿哥自己也没有闲着,而是悄然进行着为翠珠抬入旗籍的准备工作,本想着不管皇上答应不答应,他都要早早与翠珠将生米煮成熟饭,结果他的行动再是迅速也离不过皇上的雷霆之势,奏折批回的时候也是翠珠被一纸圣令调入大内之时,这个结果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宫中成长的皇子们都知道,一旦成为红颜祸水的女人命运会是什么,但是翠珠因为有婉然和冰凝两道护身符加身,他知道无论如何翠珠都是安的,他都是高枕无忧的,可是千算万算他都漏算了一条,皇上居然将翠珠调进皇宫当差!

面对翠珠离别之际泪流满面的模样,他是真真正正地心疼了。这是陪伴了他九年的奴才,也是他深觉愧疚之人,也是他想要回报之人,可是结果呢?来不及回报,也来不及愧疚,翠珠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带走,这一别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难不成是要就此天各一方、咫尺天涯,永世都没有了再相见的机会?

一想到有可能这是他与翠珠的最后一面,再看到她泪流满面、悲痛欲绝的模样,十四阿哥简直是心如刀割。特别是翠珠因为不想离开,又抗拒不了圣旨,只得是一遍一遍不停地喊着:“爷啊,爷啊,奴婢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啊。”这个场景一直深深地印记在他的脑海中,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

甜美的大眼美眉横卧花瓣中

第一次,他深深地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给她名分,做他的侍妾虽然名声不好,但至少她还在他的身边,而不是直接脱离了他的掌控之外。同时他也是万分悔恨,为什么要利用翠珠,如果不是想要借着她向皇上挑衅,翠珠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都是因为他而害惨了翠珠啊!

世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可吃,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十四阿哥痛心疾首,眼睁睁地望着翠珠的身影一点一点变小,直到最后终于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不但腿沉得抬不起来半点,就是这颗心也因过太过沉重,坠得他几乎直不起腰来。即便已经过去很多天,他的耳际总是不停地回响着翠珠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即便是在梦中,他都会无数次地陷入她的深深责备之中,那双被泪水充满又满含怨怒的目光仿佛是在无声地谴责他:爷不是答应奴婢,永远留奴婢在您的身边服侍吗?爷怎么说话不算数呢?爷怎么不要奴婢了呢?

翠珠即使已经走了快一个月的时间,十四阿哥仍是没有丝毫的再寻一个贴身服侍丫头的想法,他还在等翠珠回来,他也接受不了其它的丫头寸步不离地服侍在他的身边,慢慢地他才意识到,原来习惯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可怕到连个小小的丫头都容不下的程度。

没有了翠珠,十四阿哥的日子过得极为苦楚,而没有了十四阿哥,翠珠的日子就更是难以过下去,她恨这个世道,更恨皇上,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奴才,既不牵扯国家大事,又不妨碍军事重任,为什么偏偏与她过不去呢?为什么连服侍自己主子的机会都要给硬生生地剥夺了?

不管翠珠想得通还是想不通,她最终也难逃进宫当差的噩运,只是在记恨皇上的同时,也一并将冰凝恨之入骨,如果没有这个二小姐吹枕边风,皇上怎么会突然间想起她这个不起眼儿的奴才来了?想必是二小姐一直嫉恨她家大小姐,现如今十四爷又是人单势微之时,于是就拿她这个奴才开刀,想将十四爷赶尽杀绝吗?天下最毒妇人心,从前看着二小姐不是个有心机之人,这一次才真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原来二小姐才是世上最狠毒之人!借皇上之手杀她这个小小奴才,再害得十四爷家破人亡,这世上简直是没有比她更恶毒之人了!

翠珠虽然将冰凝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她也不敢将这些情绪表达出来,既是担心牵连了十四阿哥,也是不想凭白地送了性命,她要努力地活下去,给她和十四阿哥报仇血恨!

然而进了宫之后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竟然没有见到贵妃娘娘,而是直接来到了长春宫。因为初来乍道,她并不知道长春宫是什么宫,只是见前方座位上端坐之人并非她家二小姐,当即就懵了。然而即使是昏头涨脑之际,毕竟在十四阿哥身边当了这么多年的差,规矩还是没有忘记半分,不管何方神圣,尊称一声主子还是没有错的。

“奴婢给主子请安了。”

“好,起来回话吧。”

翠珠依言直起身子侧立一旁,正在思量眼前这位雍容华贵之人到底是哪位娘娘的时候,就听身边门外响起一个奴才的禀报声。

“启禀主子,十六府大福晋请人递了牌子,想要进见皇后娘娘,不知……”

“这就去回话,说今儿个下午我有功夫,若是十六大福晋也有功夫的话,就今儿个下午吧。”

“奴才这就回话去。”

这一里一个主仆两人的对话,被翠珠听了一个一清二楚,这才惊觉原来眼前之人竟是当朝皇后娘娘,只觉刚刚太过失礼,于是待门外的奴才走了之后,复又赶快抢在雅思琦之前开了口。

“启禀娘娘,奴婢有眼无珠,不知道您就是皇后娘娘,多有冒犯,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奴婢不知之罪。”

雅思琦本来是想给翠珠一点颜色看看,显示一下她这个皇后的威严,却是不承想这个奴才还真有眼力劲儿,说话办事都非常有规矩也极为得体,不自觉地对她也心生了一丝丝的好感。

“说得也对,不管是谁,都会尊称本宫一声主子,所以也不算有过,另外也说了,不知者无罪,本宫若是计较岂不是成了小人?”

“启禀娘娘,奴婢知错了,还望娘娘高抬贵手,饶了奴婢。”

“嗯,知错就好,本宫也不会特意为难与。之前没有人跟说过,今天本宫就直接把话说明白了,以前在十四爷身边当差,现如今要在宫里当差,十四府的规矩本宫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不过看得出来,的规矩分寸都还是不错的,说明十四爷调教有方,本宫也就放心了。从今往后呢,就在本宫的宫中当差,听说从前是十四爷的贴身丫头,想必也是干不了粗使差事,眼看着红莲快要到出宫的时候了,很多事情忙不过来,就先帮着红莲打打下手,有什么差事就先听她的吩咐去办即可。”

看清爽的书就到 ..不用充vip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