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ios下载地址

  /  标签:

丝瓜appios下载地址 ♂? ,,

,最快更新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最新章节!

十四阿哥心情忐忑,穆哲心情忐忑,冰凝的心情也忐忑!由于穆哲与她从来都没有什么过深的交往,面对这个冷不丁地突然求见,令冰凝疑窦丛生。当望着手中十四贝子府求见的牌子,她陷入了沉思:十四弟妹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说她已经知道了皇上打算将湘筠收为养女的事情?不过想想也不应该呢,这件事情自己绝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毕竟是进宫当公主,内务府的奴才还没有完成准备的差事呢,皇上不应该这么早就提前透露给十四叔吧?如果是收十三叔家的格格作养女倒还有可能。难道是翊坤宫里的奴才们私自传扬出去的?不过也不太对呢,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而专程进宫向她发难的话,也应该是姐姐过来找自己,而不应该是十四弟妹呀?

如果不是因为湘筠的事情,那就一定是因为朝堂上的什么事情,难道说十四叔想通过女眷探听或是传递什么消息?不过这个也不太像呢。十四叔虽然跟皇上闹得不可开交,可是他对自己这个嫂子还是一直维系着表面上的客客气气,从来都没有难为过自己呢。

虽然拿不准情况,但是贝子府的奴才还在外面等着回话,如果因为这么点儿小事情去麻烦日理万机的皇上也说不过去,若是等皇上过来的时候再禀报更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自从那天过后,皇上也不是每天都能够找出时间过来看望她,总是被无休无止的公务缠身,她有时间的时候他忙于公务,他有时间的时候她已经歇息了,毕竟怀着小阿哥,无论如何冰凝再也不敢像从前那样通宵达旦地等他了。

犹豫再三、思前想后,最终冰凝还是决定自作主张给十四贝子府的奴才回了话,明日巳时前来拜见。冰凝不想劳烦宵衣旰食的皇上是真,不过她也有自己的一点儿小私心,那就是想从穆哲的口中打听一下婉然的情况,自从离开了永和宫,她与十四阿哥夫妇见面的机会几乎为零,现在面对这个送上门来的穆哲,冰凝怎么舍得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呢?

再者说了,如果不同意见穆哲的话,驳了十四弟妹的面子事小,若是因此而引发皇上和十四阿哥之间新的冲突和矛盾,那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为了给自己打探婉然姐姐消息的这个小私心再增添一个砝码,冰凝又寻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并努力进行了一番自我心理建设。

打发走十四府的奴才之后,在剩下的大半天时间里冰凝都是一直魂不守舍,不知道从穆哲的口中能探出来多少婉然的消息,也不知道皇上听说她擅作主张见了十四弟妹会不会大发雷霆,因此对于这个即将到来的见面,她的心中既充满了无限的憧憬与希望又因为“做贼心虚”而心怀巨大的忐忑。

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实在是受够了!于是冰凝忙派月影去吩咐小武子,立即去一趟养心殿给高无庸递了话,就说她有事想见皇上。

放弃了晚膳过后那宝贵的一点点闭目养神时间,皇上赶快来到了翊坤宫。

“臣妾给万岁爷请安。”

“今天表现不错,朕要奖赏。”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见到冰凝没有再行请安礼,皇上的心情登时大好,于是奖赏立即兑现,于是在冰凝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如何行赏的时候,一个深情的拥吻突袭而来,令她猝不及防,瞬间就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他们有多久没有如此亲密了?从前在潜邸的时候,他就驻扎在怡然居,只要是在府里,就会天天见面,因为不管他有多忙,总要有躺下歇息的时候。自从皇上登基以来,国事和家事一件件一桩桩纠葛在一起,冰凝不是困在永和宫就是远避潜邸,好不容易进宫又遇到了婉然过世的沉重打击,令他们近在咫尺,却是相见不易、相拥更难。此外身为帝王,明明拥有自己的寝宫,怎么可能像从前那样不顾礼仪、不顾规矩地寄居在女人的宫中?他再是不管不顾,再是标新立异,再是不顾世俗的偏见,仍是不想成为世人的笑柄,不想两个人的感情成为旁人嘲讽的缘由。

虽然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三个来月的时间,但是习惯成自然,当他们开始渐渐地习惯了没有彼此朝夕相伴的日子,熟悉了日渐疏离的时光之后,今天这个突然到来的亲密举动令冰凝的心跳稍稍地慢了半拍。

原来这就是他的所谓的奖赏?冰凝万没有料到竟是这个结果,弄得她简直是哭笑不得。然而由于擅作主张同意与十四弟妹见面的那个小私心,令她心中怀着被他治罪的义无反顾,因此面对这个突然造访而且是久违之下的热吻,冰凝的回应竟也是慢了半怕。

皇上接了高无庸的禀报,以为冰凝那里又发生了什么状况,吓得他急匆匆地赶过来,可是见到冰凝的一刹那,见到翊坤宫中没有什么异样,又见她没有固执地再行礼请安,心情先是好了许多,嘴里就忍不住地与她开了玩笑,实际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随着那句“奖赏”的脱口而出紧接着就是直接奖赏她一个热吻。

对于冰凝是久违的热吻,对他何偿不一样也是久违的甜蜜吗?可是她那迟疑的回应,略显生疏的技巧,都令他不禁暗生疑虑。无论什么时候,他的热吻可以持续到令她窒息的程度,然而今天,却是在他的眉头微蹙之下草草地收了场。

“今天要见朕,不只是就为了向朕投怀送抱这么简单吧?”

什么?她为了向皇上索吻才谎报军情说有事情找他?这,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万岁爷,这分明是您自己想要行赏,怎么反而变成了臣妾欲行不轨?”

面对又恢复了伶牙俐齿的冰凝,皇上不怒反笑,这就对了!先皇过世了,婉然也不在了,他们的亲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然而再是悲伤,活着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他有国家需要去治理,还有梦想要实现,而她也有小格格、小阿哥需要去照顾,不管是谁,他们都没有沉沦下去的借口和理由,都要将对逝去亲人的哀伤化作深深地爱,成为他们下一段人生旅途的动力。

面对疏离多日的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从前打情骂俏的样子,虽然只是偶尔这么一句,但是知道冰凝的伤痛正在慢慢痊愈,皇上已经万分知足了,然而一想到几个月之后生下小阿哥的冰凝总归是有面临噩耗沉重打击的那一天,他的心中又充满了极度的担忧。

冰凝原本就因为自己的小私心而忐忑不安,又见皇上连与她玩笑都闪现出忧心忡忡,更是对自己的上午的那个擅作主张隐隐后悔。一边是急于探得姐姐的消息,一边是令皇上心生不悦,这个代价是不是有点儿大了?实际上算算日子,姐姐也是马上就回京城了,何苦着急这一天半天时间,惹皇上不痛快呢?

就在冰凝心生后悔之际,皇上也暂时强压下焦虑不安,微含笑意地反问起来。

“朕问有什么事情要见朕,却避重就轻,难不成真有什么事情?”

“回万岁爷,臣妾今天确实有一事需要向您禀报。”

见冰凝一下子就恢得了略显严肃的模样,他很是后悔,怎么这么快就书归正传了?难得的两情相悦时光竟是如此的短暂,无论多么相爱的两个人一旦被国事家事纠缠在一起,总是那么的无奈与无助。

“说吧,朕听着呢。”

“回万岁爷,今天十四贝子府的奴才进宫来递牌子,说十四弟妹想要见臣妾,不想耽搁您的公务,也不想回得慢了,让贝子府误会臣妾是在故意刁难,所以就自作主张,另外,臣妾也是想听听姐姐的消息,这都快三个月了……”

冰凝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变成了耳语似的。原本她没有想将自己的小私心和盘托出,然而面对皇上专注的目光,令她登时有一种无处遁形的警醒,于是立即打消了有所隐瞒的打算,只是因为心虚而底气越来越不足。

来翊坤宫的路上皇上一直不停地猜测冰凝求见的原因,想来想去一直停留在她二哥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穆哲求见!因为他早已经一声令下要求对一切来自十四贝子府的消息实行严密封销,结果若不是冰凝主动禀报,明天穆哲就登门造访了,他此前所有的一切努力都化为泡影,得知噩耗的冰凝岂不是要昏死过去?

皇上对于一切有可能伤害到冰凝的行为都是深恶痛绝,更不要说他亲自为她布下的隔离墙,竟是如此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地就被打破了一个大窟窿,既是因为冰凝有可能受到伤害而心疼,也是因为自己的精心设防却是如此的脆弱而出离的恼怒。

看清爽的书就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