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豹记录世界记录你黄

  /  标签:

余笙歌将油门踩得到了极致,在夜幕之中,只能够看到两道耀眼的红芒,宛如闪电一般,在马路上疾驰而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余笙歌就回到了家中,快步下了车,却赫然发现,别墅的大门敞开着,走近时,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

下意识,余笙歌蹙起了眉头,举步走进了别墅之中,环视整个客厅,却并没有发现颜渊的身影。

这让余笙歌心头猛然一凛,一边朝着屋里走了,一边启唇唤道:“颜渊……颜渊……”

可是,良久却都得不到颜渊的回应。

这下子,余笙歌更加紧张了起来,刚刚穆近远打来电话的时候,明明说得很清楚,颜渊就在家中,但是……

“颜渊……颜渊……”

余笙歌走上了楼梯,脚步不由得有些迟缓。

忽然,整间别墅所有的灯同时熄灭,刚刚举步想要走上台阶的余笙歌,倏地停住了脚步,猛然转头,却赫然惊觉,整个房间之中似乎没有人存在。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起来,余笙歌能够清楚地听见自己“嘭嘭”的心跳声,她紧紧地握住了楼梯的扶手,心里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

难道,有人对颜渊不利?!

余笙歌的脑海中猛然蹦出了这个念头。

和蒲公英一起在空气中飞扬的清纯美女

这下子,余笙歌的更加害怕,加快了脚步,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她贝齿紧咬下唇,生怕颜渊会发生什么不测。

二楼也是一样,没有丝毫的光亮,余笙歌从口袋中摸出了手机,照亮了脚下的路。

忽然,她身子一僵,只见二楼的走廊地上放着一张纸条,余笙歌加快了脚步,将纸条捡了起来。

“老婆我错了。”

纸条上只写了这五个字。

余笙歌一怔,才知道,自己中了颜渊的计了,看来,颜渊并没有什么事,这也让她放下了心来。

刚刚转身,余生个忽然感觉到了背后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刚欲转身时,却被这双大手紧紧地抱在了怀中,当棱角分明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时,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让余笙歌悬着的一颗心,放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你到底怎么了?!”余笙歌秀眉微蹙,却没有责备颜渊的意思,满是关心地问道。

颜渊闷不做声,只是将头埋在余笙歌的肩窝里,用力地嗅着余笙歌身上的味道,那种淡淡的香味,像是青草又像是海水,涌入到了颜渊的鼻端之中,宛如吸食了毒品,让他上瘾,不能够自拔。

“笙歌,就让我这样抱着你好不好?”颜渊的声音沙哑而无力,只是听起来,就让人不免有些心疼。

余笙歌想要转过身,看看颜渊到底是怎么了,可是,她的身体却被颜渊用力地禁锢在怀中,让她动弹不得,她有些紧张,欲有心一探究竟,却不得门道。

“好。”

她声音温柔如水,似能够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颜渊,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什么地方不舒服?近远在电话中和我说,你喝了好多酒,还哭……”

余笙歌的声音有些哽咽,颜渊挺拔如松般的身影,缓缓地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无论遇见什么事,他都刚强如铁,怎么这会儿,却像是一个孩子,而且,竟然还哭过。

她做错了。

不应该遇见事不告诉颜渊,让他胡思乱想。

“我生病了。”

余笙歌正在胡思乱想时间,耳畔忽然传来了颜渊恹恹的声音。

她心下猛地一紧,在颜渊孔武有力的双臂中倏然转过了身子,快豹记录世界记录你黄抬手摸了摸颜渊的额头。

“也没发烧啊?”余笙歌轻声咕哝着。

“我的病恐怕已经到了晚期。”颜渊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

余笙歌闻言,又是一惊,紧张错愕地盯着颜渊,拿着手机的手,忽然没了力气。

“啪嗒。”

手机掉落在地,光线耀在了两人的身上,余笙歌这时才看清楚,颜渊的脸色是有多么难看,本来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却没有丝毫的血色,苍白的像是一张4纸。

“颜渊,你别吓我,你到底生了什么病?!”余笙歌焦急的声音颤抖了起来,双眸中泛起的泪花在眼眶之中打转,颀长的睫毛微微一颤,眼泪顷刻间滚落而下。

颜渊轻轻地一吻,落在了余笙歌的脸上,吻去了她眼下的泪珠,削薄的双唇微启,在余笙歌的耳畔柔声说道:“我得了相思病。”

“你……”

余笙歌闻言一怔,觉得好气又好笑,狠狠地嗔了颜渊一眼,怒生怒气地说:“哪有人说自己有病的,我看你真的是病的不轻。”

“对,没错,我就是病得不轻。”颜渊看着余笙歌紧绷着一张脸,嗓音轻柔地说:“而你就是我的药,你不在我的身边,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我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笙歌,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颜渊的情话,朴实无华,都是发自肺腑之言。

原本,穆近远准备了好多好多的蜜语甜言,让颜渊一字一句地背了下来。

可是,就在刚才,颜渊启唇时,那些话,突然变得软弱无力。

颜渊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似乎,那些蜜语甜言,都不能够表达,他对余笙歌的依赖。

与其说,颜渊是个控制狂,倒不如说,他是被余笙歌空置了。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眼泪,无疑都牵绊着颜渊。

“你知道嘛,这几天,你对我冷若冰霜,我感觉自己都快要不能够呼吸了。”

颜渊抱住了余笙歌,她秀发上的洗发水的味道,是他亲手挑选的,那股味道就像是费洛蒙,出于身体本能的吸引,“笙歌,能不能答应我,无论遇见了什么事,都不要再把自己藏起来,我害怕,我会找不到你,你离开我的四年里,我每晚都不能够入睡,总是感觉身边少了一个人,我的生命并不是完整的。”

听着颜渊的话,余笙歌早已经泣不成声。

颜渊轻轻地抚摸着她如同锦缎一般的长发,柔声继续说道:“我用了四年的时间,才能够找到你,才能够找到那份原本属于我的幸福。笙歌,我的妻子,我的爱人,我恳求你,别让我再一次失去好吗?能不能让我的生命完整起来?”

余笙歌贝齿紧咬着下唇,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似的,簌簌而下。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紧紧地,紧紧地抓住了这个男人,仿佛也在担心着,他会从自己的世界之中消失。

夫妻两的这一次冷战,到这里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当然,帝都堂堂的颜大总裁,怎么会轻易地放过这个小逃妻。

就在余笙歌点头的一瞬间,颜渊直接把她抱了起来,一脚踢开了卧室的房门,直接将她扔在了床上。

颜渊的唇角微微上扬,双眸迷离似火,仿佛顷刻间,就要将余笙歌吞噬了一般。

“我刚刚说了这一辈子所有的情话,现在,我应该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了。”

“啊……”

颜渊压向了余笙歌的一霎,她惊呼了一声。

不为担心和害怕,只为了这个男人,刚刚留在她肩上的热泪,灼了她的心房。

与此同时,“凌”会所,柏灵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的,盼来的明眸中,带着似有似无地揶揄,看得颜老爷子心里很不痛快。

颜渊和她太像了,不禁是外表,更像是,他们睚眦必报的性格。

柏灵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香槟,将颜老爷子视为空气,一直和坐在身边的沐雅馨有说有笑的。

这也让沐雅馨感觉很尴尬,抿了抿双唇,余光瞥了一眼颜老爷子,压低了声音说:“柏太太,要不然,我们换一个地方谈如何?”

柏灵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微微地挑了一下眉,笑容满满地说:“为什么要换地方,我很喜欢这里的气氛……”

她的话说到了一半,忽然止住了,徐徐侧目,看向了坐在身边的颜老爷子,挑眉道:“您说是吗?”

嗯……

颜老爷子的鼻端发出了嗡声,铁青的脸色,像是涂上了一层厚厚的锅底灰,他把目光投向了沐雅馨,“沐丫头,我和这位柏太太还有些话要说,生意上的事,你们能不能稍后在聊。”

“呵呵。”柏灵耸了耸肩,翘起了二郎腿,“老爷子,我们之间,还有话可说吗?”

颜老爷子闻言,倏地一怔,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不给他面子。

他久居高位,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顶撞过,当下,脸色垮了下来,冷声道:“有没有话说,是我决定的,你左右不了。”

“呵呵……”

柏灵闻言,却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容妖异而邪魅,像是一朵开放在地狱两旁的彼岸花,“笑话,老爷子,你不会还以为,我是二十几年前的柏灵把?!”

颜老爷子闷不做声,集团的柏太太,怎么还会是以前那个任由着他宰割的小会计。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别在这兜圈子,你以为你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能够威胁到我了吗?!”颜老爷子的声音愈发低沉阴冷,仿佛顷刻间,能够将面前的柏灵冻结成一尊冰雕。

柏灵却不以为意地冷笑,双眸弯成了弦月,饱含深意地盯着颜老爷子,“兜圈子?老爷子,时移世易,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如果故步自封,只会活在过去的辉煌成就里,威胁你……”

“呵!”柏灵的话戛然而止,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扯了扯裙摆,盈盈地站了起来,环顾四周,美眸中漾过了一抹不屑,“你认为,今天的我,没有这个资格来威胁你吗!?”

一时间,空气仿佛减至冰点,就连坐在一旁的沐雅馨,都感觉到了两人势如水火,气势上谁也不遑多让。

颜老爷子眯了眯双眸,他不愧为帝都中的佼佼者,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掠了掠花白的胡须,唇角勾起了一抹哂笑,“柏灵啊,这么多年不见,你的确是涨了不少的本事,但是,你也要搞清楚,现在可是在我的地头上,你难道就不怕……”

“怕!”柏灵面色一寒,冷冽的目光怒视着颜老爷子,冷然道:“我就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害怕,才会失去了爱人和孩子,如今的我,已经今非昔比,“怕”这个字,早在我离开中国时,就已经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