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快猫.com

  /  标签: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之禛天生一张颠倒众生的脸,绝壁是老天造人的时候,出了差错。

明明是坏到骨子里,却给他造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骗人的!

简直就是个大骗子!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两人气喘吁吁的声音。

陆之禛整个人压在苏慕谨身上。

所以,现在两个人的姿势……

她能清楚的听到,他在她耳边的喘息声。炙热的呼吸就喷洒在她敏感的颈窝,呼吸平稳而绵长。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布料相隔间,他心跳加速的声音,当然还有她自己的!这时,陆之禛微微抬起身,看着苏慕谨此刻有些凌乱的头发,还有那红润得令他舍不得放开的嘴唇,让她整个人看上去诱惑又极具吸引力,加上她此刻有些急促又凌乱的呼吸,使得饱满的胸口处上下起伏…

陆之禛喉结微动。

苏慕谨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美得有多惊心,泛红的脸蛋以及迷茫的双眼里还带着一丝情欲,让陆之禛再一次忍不住低头,贴上她微张的唇瓣。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真是,怎么都吻不够,这张迷人的唇……

唇舌再一次相交……

没有上一次那么缠绵。

“真是个磨人的东西!”陆之禛站起身,迷人的嗓音在这暧昧的房间里响起来,额外的惑乱人心。

“今晚,睡这里!我睡隔壁!”

苏慕谨就那样看着他,刚刚明明还是个禽兽,起身又变成一副正经的模样。

然后,然后……

然后,陆之禛一本正经的说:“想睡,又睡不了!肖霖说,怕的脚承受不了。我也担心我的第一次,会伤了……”

苏慕谨头顶一万头草泥马……

这个男人,真是……绝对不能看外表的!真是不害臊!

“当然,如果慕慕有需求,我还是可以适当满足的!”

陆之禛无奈的耸肩。

惹得苏慕谨咬牙切齿,随意抓起床上一件物什,就丢了过去。

真是太不要脸了!

今天一天,也确实是累极了。

陆之禛走出婚房,扭开婚房隔壁房间的门,解开领带。

刚才,差一点就没忍住!

连他自己都要佩服自己的忍耐心了……

走进房间,在房间里配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冷饮,喝下一口,总算缓解了些许体内的燥热。

正欲喝下第二口,压下火气时,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打开。

陆之禛握着冰水,就那样看着站在口门的苏慕谨。

苏慕谨穿着一身火红色的礼服,一脸的郁闷。

她也不想来找他呀?

这种感觉非常不爽,总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可是,就在陆之禛走后,她准备去浴室洗澡入睡时。发现身上的礼服的暗扣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虽然她猜测在背后,但她压根就触碰不到。她当时就有一种想找把锋利的东西直接把它剪了完事的冲动……可

整个房间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她折腾了一天,又不可能不洗澡或者穿着洗澡,穿着一身礼服就入睡。那她肯定也是一晚上睡不好……

“想好了?还是想跟老公来个激情的新婚夜?”陆之禛的目光赤果果的看着她。

“陆之禛,正经点!”苏慕谨咬唇,无比心塞说道自己进来的目的。“这个礼服的暗扣拉链什么的,我找不到!脱不下来,帮我弄一下。”

“慕慕,过来!”陆之禛站在原地,笑得很好看。

“……”真的是,送上门!

没法子,谁让她别无选择呢?

索性过去,停在他一步之遥,转身。

前面和两侧,她都检查过了,线头都没有找到一个……

那肯定就在背后,虽然她也没发现。

也不知道这件礼服的设计师是怎么想的,要是只有一个人,那岂不是要穿一晚上……

陆之禛看着露在礼服外那光洁的后背,即使只有那么一点儿地方,在灯光的照耀下,泛起了一层夺目的光芒,也足够让他刚努力压下去的火焰再次窜起来。

“陆之禛?”

感觉男人一直没动静,苏慕谨唤道。

陆之禛这才回过神来,将藏在背后的极细的拉链拉开。

苏慕谨的手一直提拉在礼服前面,所以不至于礼服松开掉落。

苏慕谨话到嘴边的谢谢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到陆之禛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后背抚摸。

正欲往前逃离,以免惹火上身。

结果背后的男人有力的臂膀一下子拦在她的腰间,苏慕谨条件反射般慌乱的挣扎。

“陆之禛……”企图唤醒他的理智。

真的是……

如果说,刚才接吻的时候,苏慕谨已经做出了献身的准备。可明明都逃过了,现在让她那什么,她还是不愿意的,好吗?

毕竟,她的心理准备,仅限刚刚被陆之禛弄乱的理智,她又不是欲求不满的女人!

一拉一扯间,苏慕谨身上火红的礼服,就那么突然的从她身上滑落,毫无预兆……落在两人的足间。

苏慕谨此时不想尖叫都不行……

即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她,也想爆粗口,好么?

此时的她,身上就只有一个胸垫,还有一条小裤裤……胸垫还在磨蹭间,摇摇欲坠……

她的好身材就这么暴露在这个房间里,就这么暴露在陆之禛灼热的目光下……

“别怕!”陆之禛的话里带着明显的情欲!

陆之禛,我两换换,我看怕不怕?

这不说还好,一说,苏慕谨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了。

陡然,后背肩胛处印上一个温热的吻,是陆之禛的吻。原本只是一个轻轻的吻,可到后面,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在吸吮。

好久,她没有任何反应。

就那么感知着陆之禛的吻。

然后,他从后面抱着她,什么也没干,她也站在那里,没有其他的动作,火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肌肤上。

他的紊乱的呼吸在渐渐平复……

当他主动放开她时,苏慕谨捡起地上的礼服,虽然不能避体,但至少能起个遮掩作用。

她可没有果奔的爱好!

回到房间里,苏慕谨走进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整个人躺进去。一天的疲惫,经过温水的洗涤和按摩浴缸带来放松,整个人渐渐有了睡意。www.快猫.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