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app成年版抖音

   白眉帝,44号杂货铺大掌柜。

   鬼市十大旺铺排名第一的黄金店铺铺主,性格古怪诡异,脾气乖戾,说风就是雨。没人知道他真正的实力和真正的身份,只知从鬼市出现之初,这杂货铺便已存在。

   白眉掌柜指着纪由乃就要她的脑袋。

   可人若无首,那还是人吗?

   “不可能。”

   路星泽拒绝的干脆,但白眉掌柜更是不讲道理。

   “那滚,这里没你们想知道的情报。”顿了顿,阴险冷笑的盯向纪由乃,“你带着这个小道士滚,这小女娃还得留下,等我取了她的头颅,就把她的身体还给你们,她身体里有可免她不死之物,就算没了头,一时半会儿也死不掉,你们再找个头给她按去就成。”

   这白眉掌柜竟一眼就能辨出纪由乃体内有阎王免死令。

   纪由乃暗惊,可还是忍不住骂了句:“这人脑子有病吧?要我脑袋?他怎么不把自己头砍了按女粽子脖子?”

   白眉大掌柜压根儿没理会纪由乃。

   冲着手底下一帮伙计怒斥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赶人!再把那小女娃抓起来,砍下她那颗漂亮的头给客户送去!”

   “是!大掌柜!”

   画蝶梦女郎纯真多姿

   下一秒,三层高古楼中数量繁多的伙计,蜂拥朝纪由乃、当归和路星泽围拢而来,气势汹汹,各个模样古怪,凶神恶煞,身怀绝技,不是好对付的主。

   气氛一瞬间剑张弩拔,紧张万分。

   纪由乃刚想说,打就打,怕什么?

   就听白眉大掌柜冷笑一声:“劝你们别冲动,这里可是鬼市,惹了事,我只要一摇响这警铃,你们可就回不去了。”

   当归俨然一副没见过世面,被吓住,求保护的模样,躲到纪由乃身后,嘀嘀咕咕道:“师祖保佑,师祖保佑!”

   “白眉,没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路星泽蹙眉,心知大事不妙。

   “在老子的地盘,老子就是道理!她的头今天必须留下!”

   “”

   而就在十几个蛇身人脸、蛤蟆脑袋人身模样的伙计,拿着渔网三叉戟之类的武器准备抓捕纪由乃之际,就在他们的后方。

   一个黑色漩涡倏然出现。

   伴随着急转的气旋,一个幽冥通道出现。

   只闻其声,不见其身。

   纪由乃听到了一个分外熟悉,冷无情的声音

   “白眉,你想要谁的头。”

   话音落下一瞬,一个身穿黑西服、黑衬衫,打着黑领带,一身黑的高大身影,莅临在众鬼怪面前,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白衣的漂亮男人。

   一黑一白,两人一出现,除了白眉大掌柜,整个杂货铺的妖魔鬼怪通通缴械跪地,瑟瑟发抖。

   纪由乃美眸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范无救和谢必安。

   他们怎么会来这?

   接着,就听挽着范无救小鸟依人模样的谢必安兴奋的大呼一声:“啊!黑爷,咱们好久都没来过这儿了,好像出了很多新奇的稀罕物件,想要。”

   范无救慢条斯理从怀中掏出一张写有“冥币信用卡”字样的黑卡,塞在了谢必安的手中,“看中什么,买回去就是了。”

   接过卡,谢必安美滋滋的开始晃荡。

   而范无救却冰冷无情的走到纪由乃跟前,居高临下,一把拎住纪由乃的后衣领,将她提到了白眉大掌柜的面前,霸气冷哼:“白眉,我的人,你也敢动?”

   白眉大掌柜先是一怔,忌惮至极的盯着范无救看了三秒,然后乍现一抹尴尬的笑,“哟,稀客呀,这这是范大人的人?”

   范无救细眯寒眸,f2dapp成年版抖音不答反问:“你说呢?”

   白眉大掌柜嘿嘿冷笑,“那是我眼拙了。”顿了顿,继而又道,“她的头可以不要,不过,我这杂货铺也有杂货铺的规矩,等价交换,他们是来买情报的,除非给出让我满意的报酬,否则,买不到他们想知道的任何消息,这回我不收钱,必须是他们身最珍贵的东西!”

   这白眉大掌柜存心刁难人似的。

   范无救放下了拎在手中的纪由乃,捏住她的后脖颈,冰冷问:“你想知道什么事?”

   纪由乃夺过了白眉大掌柜手中的毛笔,在宣纸工工整整的写下了宫司屿爷爷的名字“宫铭毅”三个大字,然后,指着纸的名字道:“我想知道,纸人丢失的一魂三魄,现在被困在什么地方。”

   纪由乃说完,回眸看了眼路星泽和当归。

   知道宫司屿爷爷的一魂三魄被困在哪,那么,也就知道了那吸魂阵的所在地,自然也就可以找到背后那个练邪术的人了。

   “拿你身最值钱的来换。”白眉大掌柜两眼一横,嚣张道,“我看你手腕那只能吸纳魂魄的镯子就不错,是个稀罕物件,给我,我就告诉你。”

   “不可能。”范无救替纪由乃回答,然后拿出一粒鸽子蛋大小的血红宝石,丢给了白眉大掌柜,“这是报酬,你告诉她。”

   “我要你这么大的红钻做什么?这玩意儿在我这不好卖,不要!”

   “白眉,别得寸进尺!”范无救森寒警告。

   “范大人,你要再这么不讲我这的规矩,以后我这的稀罕物件,可一件都不卖给你了!”白眉仿佛知道范无救的软肋是什么。

   话音刚落,就听到不远处喊着“这些统统都要”的谢必安,转身跺脚,娇嗔道:“黑爷,他怎么可以不卖我们东西呢?我最喜欢他店里的物件了,我不管,都想要!”

   范无救无言,睨了眼纪由乃,瞥了眼自家的小白,掂量了下谁比较重要后,丢了句:“你自己想办法吧。”转身就去陪谢必安挑要带回冥界的稀罕物了。

   “”果然重色!

   白眉大掌柜得逞阴笑,凑近纪由乃,“姑娘,后台挺硬啊,不过,在我这也不顶用,给报酬吧?不然我什么都不告诉你。”

   在纪由乃寻思着要不要把自己心爱的镯子交出去之际。

   杂货铺里的伙计匆匆来禀:“大掌柜,贵宾室里的女粽子发怒了!非得换头,说一定要倾国倾城,迷死一大片男人的那种头,这会儿哪找啊!愁死个人!”

   “你让她回去等个十天半个月,我一找到就给她送去,问她成不成!”

   纪由乃瞅着白眉大掌柜闹心的模样,抚了抚下巴,思考了片刻,突然灵机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叩叩大掌柜面前的柜台桌板道。

   “你这经常有换头换躯壳的生意?”

   “供不应求!”白眉大掌柜没好气道,“一个个都要漂亮,要好看,我天天哪去找这么多皮相好的尸体脑袋给他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