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开会员的直播app

  /  标签:

此时府衙内堂,马昭正拿着万灯节上外旅商贾的名单跟萧芜暝报告。

方虎一下子就冲了进来,生怕自己忘记了,霹雳巴拉地将方才府中的对话说给了马昭听。

他说完了,才想起红石珠簪,微微弯腰,双手呈上。

坐在案前的萧芜暝微微挑眉,等他说完了,微凉的目光瞥向了一旁的马昭。

马昭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指着方虎道:“你小子也不是新人了,懂不懂规矩!搁这当戏台子唱大戏呢!”

他说罢还抬脚蹬了一下方虎,拿过他手中的红石珠簪,递给了萧芜暝。

“这是刚刚我在王府里跟筎小姐的对话。”马昭挠了挠头,又说了一句,“我猜筎小姐是要考我记性。”

他方才说的太快,但好在关键的对话萧芜暝和马昭都听见了。

马昭即刻会意,对着萧芜暝拱手,“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说罢,他推着方虎就往外走,方虎还没有弄懂是这么一回事,连声问着,“头,什么个情况这是?”

“问什么问!你的头白长那么大了。”

郸江自萧芜暝上任至今已有十三年了,已经有数年没有升过堂了。

一个人的寂寞

府衙的人觉得这跟店铺重新开张没什么区别,于是也特意在府衙门口挂上了鞭炮,燃上个十根。

噼里啪啦的好不热闹,城百姓听到鞭炮声,闻风而动,匆匆赶来看热闹,等十根长鞭炮数烧完,百姓差不多已经将府衙包围住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一个路人磕着手里的瓜子,颇为神秘地对着身旁发问的人说,“咱这地闹贼了,肯定是王爷要审案了呗。”

“你瞎吹什么牛皮,还有贼不要命了来郸江?”

数年前,郸江开遍了花楼赌坊和五石散铺,盗贼都会聚集在此地销赃,仗的就是看准了无良国主不会给萧芜暝给予帮助。

当时的萧芜暝不过才十岁的儿郎,能做出什么政绩来。

却不想他虽年少,手段却是极其的匪夷所思,有盗贼他也不抓,路上见到了,还请人家到府衙去喝茶。

当时无良国主得了信报,心中甚至宽慰,觉得萧芜暝胆小,一定是在想法子讨好盗贼们。

可谁也没有想到,被请去喝茶的盗贼入了府衙的门就没见他们出来过。

当时盗贼们贼心慌慌,联合成了一个盗贼联盟,几乎五国内的大小盗贼都聚集在了郸江府衙大门口叫嚣着,让萧芜暝放人。

那时才十岁的儿郎背手负在身后,慢悠悠地踏出了府衙门槛,神情自在。

他说,“你们的同行不肯走,非要在本王这地,浪费我府中的公粮,你们能劝就赶紧劝劝,带人走。”

盗贼联盟的人不信他,大部队冲进了府衙,刚开始还有争吵的声音,可没过多久,里头祥和一片,还有碰酒大笑的声音传来。

在外围观的百姓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里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片刻过后,有个身上带刀疤的粗野男人走了出来,对着萧芜暝极为尊重地抱拳鞠躬,“小王爷,老子也不走了。”

十岁儿郎一脸的嫌弃,“你们找个地自己待着去,本王的府衙哪里容得下你们这么多人。”

带疤男人一愣,即刻同意,“你说得都对,都对,我这就叫兄弟们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从此郸江没有盗贼的身影。

谁都不知道进了府衙的盗贼们究竟经历了什么,进去的时候个个暴躁,出去了倒是极有礼貌。

当时暗卫的人是这么禀报给无良国主的,不用开会员的直播app“萧芜暝对盗贼们用了极刑,不走就让他们不能人道。”

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走漏了消息,北戎百姓人人皆知。

他们都说,郸江府衙的衙役才五人,萧芜暝仅靠这几个人就能制服这些亡命之徒,的确是个治国之才。

无良国主听了,一顿猛锤着胸口,这消息还不如不放出去呢!